国内彩票第一死刑案始末 中国福彩再无王增先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uadujiaju.com/,中国福利彩票网

中国网7月4日讯 曾带领青岛福彩长达13年、使青岛电脑彩票销量在全国实现了“七连冠”、在彩票系统极具知名度的“第一主任”王增先,今年3月份被判处死刑,缓刑两年执行。这一案件的宣判,掀开了福利彩票不为人知的一面。

青岛市福利彩票发行中心前党委书记、主任,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战略发展委员会执行主席、研究员,世界彩票协会(WLA)会员,青岛慈善总会副会长,青岛市教育基金会副会长。

自1992年担任青岛福彩中心主任以来,他带领全体职工累计发行福利彩票72亿元,筹集公益金25亿多元,创造税收6亿多元;2003年被评为“青岛市劳动模范”;2005年被民政部授予“部级劳模”;2006年被民政部授予“全国十佳个人”;2007年被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08年被山东省政府授予“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青岛市福利彩票发行中心曾60余次受到国家、省、市有关部门表彰奖励,被誉为全国福彩行业的一面旗帜。

贪污受贿,曾经最有前途的“第一主任”最终倒在这个罪名之下。而这也是彩票业界第一例死刑案件。

今年3月,青岛市福利彩票发行中心原主任王增先贪污受贿一案由青岛中院一审公开宣判,王增先因犯贪污罪、受贿罪和单位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五百万元。

知情人透露,判决书中出现的美华投资有限公司,曾介入建设福彩大厦,且目前该大厦由王志斌与新加坡公司合资公司经营。

判决书中出现的“江平”,则被彩票业界人士猜测为某彩票行业公司董事,疑曾插手青岛“中福在线”游戏运营。

据查, 2000年至2009年,王增先利用担任青岛福彩中心主任职务上的便利,为北京美华公司、江平等企业或个人提供帮助或谋取利益,索取或收受北京美华公司总经理王志斌及江平等单位或个人给予的人民币、美元、轿车等财物,共折合人民币768万余元。

2006年至2008年,王增先在担任青岛福彩中心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骗取、侵吞单位公款人民币4864万元(4000万元未遂)。

2006年12月至2009年2月,被告人王增先在担任被告单位青岛福彩中心主任期间,代表单位青岛福彩中心向北京美华公司、深圳思乐公司索要人民币300万元及面包车、办公用品等价值人民币290余万元的物品,用于单位公务或发放福利。

据报道显示,作为福彩中心主任,王增先让青岛彩票销量猛增,同时也担任着青岛福彩养老集团总裁,可以说执掌收支两头。2008年审计结果显示,王增先三年个人收入达千万元。

“每年光经我的手签字,就拿出去好几个亿!好几个亿啊!”据青岛媒体人、作家宋文华回忆,有一次他问王增先每年经他手支出的资金有多少时,对方如此作答。印证这一说法的是,在2002年,由青岛市福彩投资组建的青岛福彩养老集团成立,王增先兼任总裁。彼时行业内就有声音强烈反对,对于彩票公益金而言,福彩中心通过发售彩票负责“收”,而福彩养老集团在扶老事业中实现着“支”,让收支两端为一人所执掌有欠妥当。

王增先1993年去当福彩中心主任时,许多人不知道福彩为何物。当时在青岛民政局一个福利小厂任工会干事的王增先,也没弄明白福彩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福彩以后能发展到什么程度,就大胆地冲出他认定以后不会有什么出息的福利小厂,到福彩中心当了主任。

当时青岛作为全国首批试点发行彩票的城市之一,可从1987年开始,其销量一直排在末尾,远落后于石家庄、天津、上海等其他试点城市。

王增先上任后,当年便使青岛福彩销量进入全国前三名。1995年青岛彩票发行突破1亿元,并创下“全国大都市城区日销量”“单点销售额”“乡镇销量”三项全国之最。1998年“抗洪赈灾专项募集活动”中,全国完成50亿元募款,青岛福彩仅14天便完成1.05亿元,因此受到国务院、中募委表彰。

据了解,在上世纪,我国彩票发售主要为传统彩票,要依靠彩票系统人员组织销售,颇为费力,业界将这一时期称为“大奖组时代”,而彩票销售活动则被形象地称为“挎兜销售”“摆摊儿销售”。

在王增先担任青岛福彩中心主任后,对这种极为传统的发售进行了多方面改进,从而让玩法本身和销售活动都变得更受欢迎。

2000年发行电脑福利彩票后,青岛连续七年居全国同等城市销量首位。2005年,青岛福利彩票发行中心创年销量过11亿元的全国新纪录,同时,单机平均年销量达到100万元,位居全国首位。市民年人均购买福利彩票达到152.8元,亦位居全国第一。

2006年青岛销售彩票达13亿元之多,筹集公益金4.5亿多元,占到全省的近1/4,超过许多省级发行单位,人均销量等指标更是列全国第一。 2007年,王增先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在彩票发行管理方面,王增先创造了“青岛模式”,成为全国兄弟城市学习的榜样,当时被誉为全国彩票行业的一面旗帜。

王增先还在全国首启“紧急救助金”制度,为需要快速救助的群体开辟了绿色受援通道。

王增先曾经也是一位博彩理论专家,多次在国内外博彩论坛发表论文和演讲,受到了国际专家的高度评价和国家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事实上,由于一直缺乏相关法规,地方彩票机构负责人兼任类似职务并非少数。而在对于彩票公益金的监管方面,虽然早在1998年就由财政部、民政部出台相关规定,但其中并未明确彩票公益金的使用范围,更无违规使用的处罚依据。直到2007年末财政部出台《彩票公益金管理办法》前,国家层面并无相应详细监管规定。今年2月21日新修订的《彩票公益金管理办法》中,彩票公益金才首次被纳入政府性基金预算管理。

也因此,早在2003年时,民政部即查出某地将一千多万元彩票公益金挪用建设宾馆的情况。国家审计署2006年5号审计公告显示,国家体育总局曾在2000年至2006年间,总计挪用2787万元彩票公益金投资股票。地方上挤占挪用彩票公益金的报道虽不时见诸报端,但却并没有出现对相关负责人的惩处。

而在对彩票公益金使用公示方面,目前多地均只公布总额及大致使用方向数额,具体项目金额则鲜有呈现,这也是公众长期以来指责彩票公益金使用不透明的主要原因。

此外,在今年1月份检方的一份文件中显示:2009年6月30日,青岛市福利彩票发行中心将“群英会”彩票游戏保证金2070万元以借款名义转移到该中心主任王增先为法人代表的青岛福彩养老集团。同时,该中心还存在将收取的“中福在线”营业厅押金和宣传费合计560万元,转移到青岛市市南区湛山农工商公司账户设立“小金库”。

不过类似挪用在业界似乎并不鲜见,据安徽审计报告显示,2008~2010年中,安徽省的福彩公益金用于帮助的比例仅为49%、9%和34%,余下的资金用途五花八门,包括建设福彩中心大楼、军人接待中心、政府办公大楼、补贴拆迁补偿款及城市绿化费用等。 (据 青岛新闻网 中国经营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